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千祥“新闻.信息.故事”三合一宽带网

新闻创造财富,信息改变生活,故事孕生力量......

 
 
 

日志

 
 
关于我

“大千祥‘新闻.信息.故事’三合一宽带网”站就象“自己”的家,一定有“您”想要的信息。本站常年法律事务全权代理人:施旭阳,浙江无双律师事务所律师。千祥是一个地处浙江中部东阳市的最南部的丘陵盆地边缘的古镇,它东与磐安县毗邻,南和永康市接壤,西依南马镇,北临马宅与横店。千祥, 古属兴贤乡,后又为四十八都。民国33年(1944),改千祥镇。解放初建乡,1958年为和平公社千祥管理区,1961年改称千祥公社,1983年5月复千祥乡,1985年5月改镇。2003年,撤销三联镇建制,与千祥镇合并。调整后,

网易考拉推荐

▓有此一说:狱中杂记  

2015-10-03 22:38:04|  分类: ▓有此一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方苞〔清〕                       

 
 
 
 
                   狱中


▓千祥人保健秘诀:身体“来电”,部位不同病情有异 - ▓委主管主办▓ - 大千祥“新闻.信息.故事”三合一宽带网▓千祥人保健秘诀:身体“来电”,部位不同病情有异 - ▓委主管主办▓ - 大千祥“新闻.信息.故事”三合一宽带网▓千祥人保健秘诀:身体“来电”,部位不同病情有异 - ▓委主管主办▓ - 大千祥“新闻.信息.故事”三合一宽带网▓千祥人保健秘诀:身体“来电”,部位不同病情有异 - ▓委主管主办▓ - 大千祥“新闻.信息.故事”三合一宽带网▓千祥人保健秘诀:身体“来电”,部位不同病情有异 - ▓委主管主办▓ - 大千祥“新闻.信息.故事”三合一宽带网▓千祥人保健秘诀:身体“来电”,部位不同病情有异 - ▓委主管主办▓ - 大千祥“新闻.信息.故事”三合一宽带网

 

 

康熙五十一年三月,余在刑部狱,见死而由窦出者,日三四人。有洪洞令杜君者,作而言曰:“此疫作也。今天时顺正,死者尚稀,往岁多至日十数人。”余叩所以,杜君曰:“是疾易传染,遘者虽戚属不敢同卧起。而狱中为老监者四,监五室。禁卒居中央,牖其前以通明,屋极有窗以达气。旁四室则无之,而系囚常二百余。每薄暮下管键,矢溺皆闭其中,与饮食之气相薄;又,隆冬,贫者席地而卧,春气动,鲜不疫矣。狱中成法,质明启钥,方夜中,生人与死者并踵顶而卧,无可旋避,此所以染者众中。又可怪者,大盗、积贼、杀人重囚,气杰旺,染此者十不一二,或随有瘳。其骈死者皆轻系及牵连佐证,法所不及者。”余曰:“京师有京兆狱,有五城御史司坊,何故刑部系囚之多至此?”杜君曰:“迩年狱讼,情稍重,京兆、五城即不敢专决;又九门提督所访缉纠诘,皆归刑部;而十四司正副郎好事者及书吏、狱官、禁卒,皆利系者之多,少有连,必多方钩致。苟入狱,不问罪之有无,必械手足,置老监,俾困苦不可忍,然后导以取保,出居于外,量其家之所有以为剂,而官与吏部分焉。中家以上,皆竭资取保;其次,求脱械居监外板屋,费亦数十金;惟极贫无依,则械系不稍宽,为标准以警其余。或同系,情罪重者,反出在外,而轻者无罪者罹其毒。积忧愤,寝食违节,及病,又无医药,故往往至死。”余伏见圣上好生之德,同于往圣,每质狱辞,必于死中求其生。而无辜者乃至此。倘仁人君子为上昌言,除死刑及发塞外重犯,其轻系及牵连未结正者,别置一所以羁之,手足毋械。所全活可数计哉!或曰:“狱旧有室五,名曰现监,讼而未结正者居之。倘举旧典,可小补也。”杜君曰:“上推恩,凡职官居板屋;今贫者转系老监,而大盗有居板屋者,此中可细诘哉!不若别置一所,为拔本塞源之道也。”余同系朱翁、余生及在狱同官僧某,遘疫死,皆不应重罚。又某氏以不孝讼其子,左右邻械系入老监,号呼达旦。余感焉,以杜君言泛讯之,众言同,于是乎书。

康熙五十一年三月,我被关在刑部监狱里,看到死后从墙洞拖出去的,每天有三、四个人。

有位姓杜的洪洞县令,神情激动地对我说:“这是瘟疫开始了。现在天气正常,死的人还不多,往年多到每天要死十几个。”

我向他询问原因,杜君说:“这种疾病非常容易传染,得了瘟疫的人,即使是他的亲属也不敢与他同起同卧。而狱中设有四个老监,每监有五个房子。狱卒住在正中那间,在前面墙上开个窗户来采光,在屋的顶端开个窗户来通气。周围四间则没有窗户,但是关押的犯人常常多达二百多个。每到傍晚就锁门,大小便的气味都封闭在牢里,与食物的气味相混杂。再加上寒冬,贫穷的犯人就睡在地上,春天一到,很少不生病的。狱中的老规矩,天快亮时才开锁。在夜间,活人和死人‘脚挨脚,头并头’而睡,没有办法转身躲避,这就是染病的人很多的原因了。令人奇怪的是,那些大盗、惯贼、杀人的重犯,精气旺盛,染上疾病的人不到十分之一二,有的随即就痊愈了。那些接连死去的,都是轻罪被关押的人和那些受牵连来作证按照法律不该判罪的人。”

我说:“京师有京兆狱,有五城御史司坊,为什么刑部监狱关押的犯人如此之多?”

杜君说:“近年的官司,案情较重的,京兆狱和五城御史衙门都不敢擅自判决;加上九门提督所搜捕查究的犯人,都归刑部;而十四司那些好事的正副郎官以及掌理文书的小吏、狱官、禁卒,都把多关押犯人视作有利的事,所以,稍有牵连的人,必定千方百计拘捕到。一旦投入监狱,不问有罪无罪,必定戴上刑具,放置在老监,使他们痛苦不堪,然后劝诱他们缴纳保金,迁出狱外,狱官估量他家所有财产来作为要挟的根据,最终被长官和小吏瓜分。中产以上的家庭,都倾尽家财取保,次一等的人家,只求得脱掉刑具,住在监牢外的板屋,费用也得数十两银子;只有极其贫困而又无依靠的囚犯,却是刑具束缚不能稍有宽解,当作样子来警告其余的犯人。有是同案被囚的人,案情严重的,反而能居住在监牢外,而案情轻或无罪的人却遭受毒害。这些人郁积忧愤,起居饮食又不规律,一旦染病,又缺医少药,所以常常死去。”

我知道当今皇上有爱惜生灵的美德,和以往的圣君一样。每次审查判决文书,一定要在被判死刑的犯人中寻求活下来的理由,而如今无罪的人竟然到了这种地步。假如有仁人君子向皇上直言:除了死刑犯以及发配到塞外的重刑犯外,那些罪行较轻以及受牵连还没有判刑的犯人,可以另外关在一座监狱里,不给手脚戴刑具,那么全活下来的人还能数得清吗!或者说:“监狱原有的五个牢房,定名为临时监禁,让那些正在打官司而没有结案定罪的人住。即使按照过去的规章制度去办,也是有些补益的。”

杜君说:“皇上开恩,凡犯罪的在职官员住在板屋,现在贫困犯人转到老监关押,而大盗中却有住板屋的人,这里面是可以仔细查究的啊!不如另外设置一所监狱,才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办法。”同我一起被捕的朱老先生、姓余的青年,和狱中的同官县僧某,先后得了传染病死去,都是不应该判重罪的。又有某人以不孝的罪名控告他儿子,左右邻居也被牵连关押在老监,呼天喊地一直到天亮。我十分感慨,并把杜君所说的话广泛核实,和大家所说的都相同,于是我就写了下来。

 

凡死刑狱上,行刑者先俟于门外,使其党入索财物,名曰“斯罗”。富者就其戚属,贫则面语之。其极刑,曰:“顺我,即先刺心;否则,四肢解尽,心犹不死。”其绞缢,曰:“顺我,始缢即气绝;否则,三缢加别械,然后得死。”惟大辟无可要,然犹质其首。用此,富者赂数十百金,贫亦罄衣装;绝无有者,则治之如所言。主缚者亦然,不如所欲,缚时即先折筋骨。每岁大决,勾者十三四,留者十六七,皆缚至西市待命。其伤于缚者,即幸留,病数月乃瘳,或竟成痼疾。余尝就老胥而问焉:“彼于刑者、缚者,非相仇也,期有得耳。果无有,终亦稍宽之,非仁术乎?”曰:“是立法以警其余,且惩后也。不如此,则人有幸心。”主梏扑者亦然。余同逮以木讯者三人:一人予三十金,骨微伤,病间月;一人倍之,伤肤,兼旬愈;一人六倍,即夕行步如平常。或叩之曰:“罪人有无不均,既各有得,何必更以多寡为差?”曰:“无差,谁为多与者!”孟子曰:“术不可不慎。”信夫!

 

凡判死刑的案件已经上奏的,刽子手就先等候在门外,叫他的同伙进去勒索财物,叫做“斯罗(打点。指勒索财物)”。对于有钱的人就勒索他的亲属,对于穷苦的就当面对本人说。对于被处以凌迟犯人,就说:“满足我的条件,就先刺心;否则,就先砍去你的四肢,心还不死。”对于那些被处以绞刑的,就说:“满足我的条件,一绞就死;否则,三绞之后再加上别的刑具,然后才让你死。”只有对斩首的犯人无法要挟,但是还要把犯人头颅作为抵押。因此,有钱的用数十两上百两银子作贿赂,贫穷的也要卖光衣物;穷得一点钱都没有的,就按以上所说的处置。

掌管捆绑犯人的差役也是如此,不到满足他们的条件,捆绑时就先折断犯人的筋骨。每年行刑的时后,皇帝用朱笔勾过的约占十分之三四;暂留的约占十分之六七,但都须缚到西市刑场等待命令。那些因捆绑而受伤的,即使幸而不死,也得病上几个月才痊愈,有的竟成了终生残疾。我曾经问过一个供职多年的小吏:“他们和被判刑的被捆绑的人,并非互相仇恨,只是想得到一些钱财罢了;如果真的拿不出,到最后对他稍微宽容一些,不也是做了一件善事吗?”小吏说:“这是做出样子来警告其他犯人,并且惩诫后来的犯人;不这样做,那么犯人就会心存侥幸。”

掌管上刑具打板子的狱卒也是如此。同我一起被捕遭到刑具审讯的有三个人:其中一个给银子三十两,被打之后骨头微伤,病了一个多月才好;另一个加倍给钱,只伤了皮肤,二十天就好了;再一个给六倍的钱,当晚走路就象平常人一样了。有人问小吏说:“犯人贫富不等,既然从他们那里都有所得,何必一定要按照贿赂多少来区别对待呢?”小吏说:“不分别对待,谁愿意多给钱!”孟子说:“选择职业不可不慎重。”说得真对呀!

 

 

狱中杂记

作者:方苞〔清〕

 

 

 

 

 

 

 

 

部中老胥,家藏伪章,文书下行直省,多潜易之,增减要语,奉行者莫辨也。其上闻及移关诸部犹未敢然。功令:大盗未杀人,及他犯同谋多人者,止主谋一二人立决;余经秋审,皆减等发配。狱辞上,中有立决者,行刑人先俟于门外。命下,遂缚以出,不羁晷刻。有某姓兄弟,以把持公仓,法应立决,狱具矣。胥某谓曰:“予我千金,吾生若。”叩其术,曰:“是无难,别具本章,狱辞无易,但取案末独身无亲戚者二人易汝名,俟封奏时潜易之而已。”其同事者曰:“是可欺死者,而不能欺主谳者;倘复请之,吾辈无生理矣。”胥某笑曰:“复请之,吾辈无生理,而主谳者亦各罢去。彼不能以二人之命易其官,则吾辈终无死道也。”竟行之,案末二人立决。主者口呿舌挢,终不敢诘。余在狱,犹见某姓。狱中人群指曰:“是以某某易其首者。”胥某一夕暴卒,人皆以为冥谪云。

刑部中的老吏,家里藏有伪造的印章。公文下发到中央直属的各省,大多被他们暗中更改,增删重要的词句,执行的人不能辨别真假。只有那些给皇帝的奏章以及发到平行各部的公文,他们还不敢这样做。法令规定:对于没有杀人的大盗和其他同谋罪犯,只能对主谋的一二人判处立刻处死;其余的经秋季审讯都应罪减一等发配充军。判决书上奏后,对其中立即处死的,刽子手已先等候在门外。命令一下,就捆绑推出来,片刻也不停留。

有某姓兄弟俩,因为把持公仓,法律规定应当立即处决,案件已经判定。某狱吏对他说:“给我一千两银子,我让你活命。”问他有什么办法,则说:“这个并不难,我另外准备一份奏章,判决书不需要改动,取列名在判决书后面的中没有亲属的两个单身从犯换你俩的名字,等判决书加封上奏时暗中调换一下姓名就是了。”他的同伙说:“这样可以欺骗被处死的人,却不能欺骗主审官;假如主审官有请求复查,我们就没有活路了。”某狱吏笑着说:“再请求复查,不只我们没有活着的理由,主审官也会因此被撤职,他不可能为了这两人的生命而放弃自己的官位,所以我们终究没有死的道理。”后来竟然这样做了,列名案卷末位的两个从犯被立刻处死。主审官发觉后惊讶得张口结舌,终究不敢追查。我在监狱,还亲眼看到这个人,监狱中的人都指着他说:“这就是用某某换下脑袋的人。”

后来这个狱吏在一夜间突然死去,人们都以为是受到了阴曹的责罚。

  凡杀人,狱辞无谋、故者,终秋审入矜疑,即免死。吏因以巧法。有郭四者,凡四杀人,复以矜疑减等,随遇赦。将出,日与其徒置酒酣歌达曙。或叩以往事,一一详述之,意色扬扬,若自矜诩。噫,渫恶吏忍于鬻狱,无责也;而道之不明,良吏亦多以脱人于死为功,而不求其情。其枉民也,亦甚矣哉!奸民久于狱,与胥卒表里,颇有奇羡。山阴李姓,以杀人系狱,每岁致数百金。康熙四十八年,以赦出,居数月,漠然无所事。其乡人有杀人者,因代承之。盖以律非故杀,必久系,终无死法也。五十一年,复援赦减等谪戍。叹曰:“吾不得复入此矣!”故例,谪戍者移顺天府羁候,时方冬停遣,李具状求在狱,候春发遣,至再三,不得所请,怅然而出。

凡杀了人的,状辞上没有预谋杀人或故意杀人的话的,经秋审归入矜疑类,就可以免死。狱吏便乘机利用法令舞弊。有一个叫郭四的人,总共四次杀人,又因矜疑罪减一等,接着又遇大赦。将要出狱时,整天与他的同伙饮酒狂歌通霄达旦。有人问他过去的事,他一一详细叙述,得意扬扬,就像在自我炫耀似的。唉!污浊、作恶的狱吏忍心于卖狱,即使不必去责备;然而不明白治狱之道,好的官吏常常把帮别人解脱死罪作为功德,而不研究具体的案情,他们使百姓蒙受冤枉,也太过分了! 奸诈之徒入狱久了,就与狱吏内外勾结,也很能赚得钱财。山阴县有个姓李的,因杀人入狱,每年可以得到数百两银子。康熙四十八年,因大赦出狱,在外生活了几个月,感到寂寞无聊。他有个同乡杀了人,于是就代替此人入狱。因为按照律法规定,不是故意杀人肯定要长期关押,终究不会被处死。到了康熙五十一年,又遇大赦援例减罪充军,李某叹息说:“我再也不能进这监狱了!”按照旧例,充军的犯人要转到顺天府关押等候遣送,当时正值冬季,遣送暂停,李某写了状子请求留在刑部监狱,等候到春天遣送,他再三请求没有得到批准,只好失望地离开这里。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