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千祥“新闻.信息.故事”三合一宽带网

新闻创造财富,信息改变生活,故事孕生力量......

 
 
 

日志

 
 
关于我

“大千祥‘新闻.信息.故事’三合一宽带网”站就象“自己”的家,一定有“您”想要的信息。本站常年法律事务全权代理人:施旭阳,浙江无双律师事务所律师。千祥是一个地处浙江中部东阳市的最南部的丘陵盆地边缘的古镇,它东与磐安县毗邻,南和永康市接壤,西依南马镇,北临马宅与横店。千祥, 古属兴贤乡,后又为四十八都。民国33年(1944),改千祥镇。解放初建乡,1958年为和平公社千祥管理区,1961年改称千祥公社,1983年5月复千祥乡,1985年5月改镇。2003年,撤销三联镇建制,与千祥镇合并。调整后,

网易考拉推荐

▓你不理财,财不理你:《借贷》书摘  

2012-02-08 19:35:29|  分类: ▓你不理财,财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借贷》书摘  


                          ▉缘水禅心  

进入2007年,中国经济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聪明的老板和敏感的商人,面对依然狂热的楼市、股市,敏锐的商业触角告诉他们,冥冥之中杀机将至,纷纷开始作最坏的打算:从2007年繁荣的春天开始,准备过宏观调控的严冬。

企业是生存,还是毁灭的生死抉择,又将残酷,但是很公平地,摆在每个企业、每个老板的面前。几年一度的经济周期,又开始了轮回。“物竞天择”的市场经济原则,又将成为“无形的手”,让老板们,如同非洲大草原上迁徙的成千上万只羚牛,要么落入非洲雄狮的血盆大口,要么寻找到新的鲜美草原

今天是2007年3月28日,星期三,成都的清晨,在锦江河边的绿树和青草中,总是幽雅地透露出,微微的风和薄薄的凉意。

成都兴大农业有限公司的邓辉总经理,站在成都东二环外的四川省农业科学院的大门口,他刚从附近的家中,匆忙出门,非常焦急地在等待公司的专车来接他。他心急如焚:如果,今天不能够在东方富通投资管理公司,借到两百万资金,度过银行的逼债,那么,明天就不能按时归还银行贷款,这样,兴大公司便会自动登上银行企业征信系统的黑名单!

银行征信系统的黑名单,是企业的催命符,多少风光的企业,因为一时的流动资金枯竭,没有按时归还银行贷款而一朝崩溃,甚至灰飞烟灭?

因此,又有多少老板倾家荡产,只是为了力保银行的信用?一个好端端的公司,也会因为临时的资金周转不灵,而濒临崩溃。区区两百万,现在就可以让价值数千万的兴大农业公司,彻底垮掉。“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啊,这真的让邓辉烦恼和心痛不已。

公司的员工在公司都有集资,公司破产等于全部员工的家庭破产。

想到这几天,已经去了好几家担保公司和投资公司,它们都是做资金生意的公司,结果还是求贷无门,一无所获。邓辉的眼睛湿润了,他有了为金钱而折腰的想法,甚至为了公司的生存,他可以向资金方哀求的念头都产生了!借贷无门,公司倒闭,员工和自己破产事小,公司以“公司加农户 ”方式,在绵阳地区某县做的订单农业业务,所牵连的农户可是数千户啊!一想到那些为了兴大公司,辛苦劳作了大半年的农户,可能血本无归,邓辉自己连跳楼的心都有了。

现在的银行,都是所谓的商业银行了。大多数都是“晴天送伞,雨天收伞”,这让中小企业难上加难。贷款也大多数是以一年为周期,如果企业的项目开发,或者业务经营周期在一年以上,那么,企业出现贷款偿还难,几乎是注定的!

邓辉和公司财务部经理薛萧,已经坐在黑色老帕萨特上,他们一言不发。邓辉把贷款全用在公司经营上,他舍不得买辆形象更好的新车。现在,邓辉的车在九眼桥上被上班的车流堵在去东方富通公司的路途中。他看着桥外的锦江水,想起那些可怜的农民,邓辉再次心急如焚。他亲自给东方富通公司的资产保全部的唐力经理打电话,电话通了。他说了不少的道歉话,甚至是讨好,这让他身边的薛萧,觉得老板今天已经乱了方寸,自己作为骨干员工,也颜面无光,心里很不愉快。

成都市南门航天路上,一栋气派的写字楼的十层楼,“高利贷”公司老板许量,又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开始了一天繁忙的工作。他是一个很喜欢忙碌的人,他的办公桌上,同时开着一台8.9英寸的富士通手写笔记本电脑和一台联想台式电脑。他用笔记本电脑处理合同文件,台式电脑用来观察股市行情。

许量的外形很“硬”。他给人印象很深,这是一个能够让众人都会过目不忘的,很有点特别神采的老板。他只有一米七的个子,平头,浓眉大 眼,短而整齐的头发,非常坚硬,长了一双老鹰一般的眼睛,还有一副铁肩担道义的侠客模样。他最喜欢一首老歌《浪子的心情》,而且,行事也是经常在“正”与“邪”之问,所以,朋友们都喜欢叫他“浪子”,这并不是贬义。

“浪子”一词在《现代汉语词典》中,是游荡不务正业的青年人或者二流子的意思。但许量对“浪子”一词,却另有见解,他认为“浪”,即自由也。所以他心目中的“浪子”,其实是自由自在的智者的意思。而要做规矩森严的金融界的“金融浪子”,那更加需要非凡的勇气和智慧,因为,这里风光无限,但是荆棘密布。

许量是众所周知的,成都最资深的民间金融高手之一。 他现在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冷静地看着自己对面,那里矗立着一个很大的柱子,那是一个接近两米高的“男根”雄起,铁一般的天然乌木。在许量的眼中,那不是名贵的装饰,而是雄性力量美的象征。

这是一根经过数百年的时光,自然打磨的,其外形酷似男根图腾的雕塑。当时乌木店的老板介绍说,这件带着极强阳刚之气的远占好物件,不是谁都可以买的。许多人有实力买它,却无福受用它,只有命特别硬的男人,才能够用它辟邪发财,逢凶化吉。看看价格,六万八千元,许量想这老板很有意思,“留就发”,他觉得,既然与此木很投缘,缘分无价,于是,他不假思索地买下了它,不!应该说是把它“请’’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许量很想看看他的命,到底硬,还是不硬。

命不硬?我许量又怎么有胆有识,敢于做有“高利贷”恶名的民间资金生意?他对高利贷这个词汇一直很反感。虽然,他的成都东方富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对外每笔放款的综合费用,如果以月息计算(月息,行话,更准确的说法:用款方的综合资金成本),从来就不会低于三分(行话,即每月利息为借款金额的3%),但他一直理直气壮地认为,自己做的,只是正常的民间资金借贷,与任何高利贷生意无关。许量的资金生意,一直做得是心安理得。

许量采取的是企业融资的综合收费的方式,即资金利息,与投资管理顾问费用相结合的收费方式,这样,就不会有高利贷的嫌疑。

更重要的是,许多企业,表面上看来只是资金链条的问题,但事实上,核心却是企业管理和企业发展战略的问题。缺乏明确的企业生存与发展规划的公司,许量一是要顾问和指导,二是要动态把握企业经营。不接受这两点,只是一味借款的企业,他基本上都是拒之门外。许量说:“我借款给企业,是希望与企业共同创造和分享新的企业价值,我不仅仅是为了榨取你们的利息和剥夺你们的抵押物。”

根据许量花费了几年时间的研究,同时也经过公司几年的经营实践,他专门制定了“民间资金借款评估系统”,东方富通公司设有专门的部门,评估借款公司的风险系数。风险系数最高的是无抵押和依靠银行贷款来偿还借款的“转贷”业务,许量说:“那是我们冒险,在为银行打工。”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