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千祥“新闻.信息.故事”三合一宽带网

新闻创造财富,信息改变生活,故事孕生力量......

 
 
 

日志

 
 
关于我

“大千祥‘新闻.信息.故事’三合一宽带网”站就象“自己”的家,一定有“您”想要的信息。本站常年法律事务全权代理人:施旭阳,浙江无双律师事务所律师。千祥是一个地处浙江中部东阳市的最南部的丘陵盆地边缘的古镇,它东与磐安县毗邻,南和永康市接壤,西依南马镇,北临马宅与横店。千祥, 古属兴贤乡,后又为四十八都。民国33年(1944),改千祥镇。解放初建乡,1958年为和平公社千祥管理区,1961年改称千祥公社,1983年5月复千祥乡,1985年5月改镇。2003年,撤销三联镇建制,与千祥镇合并。调整后,

网易考拉推荐

▓你不理财,财不理你:我所认识的红楼梦财务管理  

2012-01-29 10:22:23|  分类: ▓你不理财,财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所认识的

         红楼梦财务管理 

 


             张雪奎  

      作为曹雪芹的忠实粉丝,本人常常翻播红楼录像,鉴于本人是投资理财讲师,所以就特别注重大管家王熙凤的财务管理。

先介绍一下王熙凤,贾琏之妻,王夫人的内侄女。

她非常精明能干,深得贾母和王夫人的信任,成为贾府内掌握实权的“大管家”,她掌权的武器是她的口才与强势。在红学史上,对王熙凤的评价也是非常多的,认为她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把王熙凤称做“女曹操”,称之为“胭脂虎”。

王熙凤在《红楼梦》当中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其形象具有独特性。她有一种支柱作用,一种聚焦的作用。

《红楼梦》不仅是写薛宝钗和林黛玉的爱情故事,而且还写了这个大家族中四百多位人物。假设没有了王熙凤,那么《红楼梦》的的整个故事情节会变得很散漫。贾府中存在着长幼、尊卑、主奴等等大量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网,王熙凤就处在这个人际关系网的中心位置上。 她需要同各种各样的人物打交道,需要巩固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其上有公婆,中有兄弟姐妹以至姨娘婢妾,下有管家陪房奴仆丫环小厮等等。王熙凤与其中每一个人物都有或多或少的联结、矛盾。 在贾府之中,她的核心地位也决定了她大管家的身份。王熙凤依靠贾母和娘家做靠山所建立起来的威信,对于府上的大大小小也都要过问,都要插上一手。凭借她过人的能力以及雷厉风行的处事风格,在贾府上建立起了相当的威信。

对于一个庞大的贾府,在管理中,绝不可能凭自己一人之力进行管理。她善于利用人,把每人的能力发挥到极致。例如:王熙凤的丫头“善姐”。当王熙凤把尤二姐诓进大观园之后,就派她去“侍候”尤二姐。这位丫头的言行尖酸刻薄,她的言行之中大有王熙凤之风格。虽为“善姐”却并不以人为善。王熙凤抓住了她这样的性格,所以让他去“伺候”,从而达到拔除“眼中钉,肉中刺”的目的

王熙凤是一位逞威弄权、滥施刑罚、玩弄权术之人,虽然在表面上对贾府上下管理得井井有条,但这只是表面现象,在这样的管理制度下,贾府最终走上没落也是情理之中的。从另一个侧面来说,正是在这样的大管家的管理下,加速了贾府的腐化

当她所依靠权势的贾母去世后,她在处理丧事时却出乎意料地调不动人,调不动钱,只得哀求众人。最终被气得“眼泪直流,只觉得眼前一黑,嗓子一甜,便喷鲜红的血来,身子站不住,就栽倒在地”。一代“胭脂虎”也就此失去了作威作福的爪牙,从此开始没落

本人发现红楼梦中描述了王熙凤很多财务管理方面的超常能力,现将之一一分析,以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一、明确岗位职责、制定财务赔付制度,降低财产损耗   

在《红楼梦》第十三回,王熙凤接受协理宁国府丧事的任务时,发现了宁国府的五项弊端:“头一件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二件,事无专管,临期推诿;三件,需用过费,滥支冒领;四件,任无大小,苦乐不均;五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此五件实是宁府中风俗。”面对宁府这五大弊端,凤姐立即采取措施,把工作落实到班组、人头,物有人管、活有人干,各司其职,忙而不乱。   

王熙凤命彩明订造簿册,传来升媳妇,要家人花名册来查看,又限于第二天一早传齐家人媳妇进来听差。第二天一早,王熙凤上任伊始,首先宣布施政方针:“既托了我,我就说不得要讨你们嫌了,我可不比得你们奶奶好性儿,诸事由得你们,再别说你们这府里原是这样的话。如今可要依着我行,错了一点儿,管不得谁是有脸的,谁是没脸的,一律清白处治。”接着,把家人媳妇组织起来,明确岗位职责。吩咐彩明念花名册,按名一个一个地唤进来查看,把一百廿多人编成几个班,分别派了各样活儿。

有单管人客来往倒茶的,有单管本家亲戚茶饭的,有灵前上香添油的,有挂幔守灵的。管酒饭器皿的,若是少一件,就得照样赔偿。还派有每日轮流上夜,照管门户,监察火烛,打扫地方。剩下的按着房屋分开,某人守某处,某处所有桌椅古董起,至于痰盂掸帚,一草一苗,或丢或坏,就和守这处的人算账,照样赔偿。王熙凤还对负责管理的人提出要求,要来升家的每日总揽查看,或有偷懒的,赌钱吃酒的,打架拌嘴的,立刻来报告。若有徇情,一经查出,三四辈子的老脸就顾不成了。最后,王熙凤加以概括,并提出时间概念:“如今都有定规,以后那一行乱了,只和那一行说话。素日跟我的人,随身自有钟表,不论大小事,我是皆有一定的时辰。你们上房里也有时辰钟。卯正二刻我来点卯,巳正吃早饭,凡有领牌回事的,只在午初刻。戌初烧过黄昏纸,我亲到各处查一遍,回来上夜的交明钥匙。”这样,把人和事加以梳理组织,就做到了:事有人办,物有人管;职责分明,各司其职;成本降低,效益提高

  

二、按制度办事,反对浪费缩开支   

在这方面,探春、李纨和宝钗临时代理“财政大臣”职务时比王熙凤做得更好。她们是在王熙凤生病以后,由王夫人临时指定代理“财政大臣”。探春一接手,首先就对财政开支上的三种宿弊开刀,第一刀砍的是自己舅舅不合理的丧葬补贴;第二刀砍的是包括她自己在内的公子小姐们重复支付的月钱;第三刀则是改革大观园的管理办法和副业收入分配办法,以调动园中众婆子的积极性,做到增收节支

先看第一刀:探春生母赵姨娘之弟赵国基死了,一个“大管家娘子”吴新登媳妇故意不说以前丧葬补贴的数字,也不出主意,要看看这位年纪轻、无经验、涉及自己与生母关系的探春如何处理。探春坚持按照制度,查明旧账,依照往例,赏银20两,不肯多加,既回击了别人的故意刁难,又不怕与生母发生当面冲突,鲜明地表现了探春的坦荡胸怀和无畏的战斗精神。   

再看第二刀:探春提出取消宝玉、贾环、贾兰三人上学的点心、纸笔一年各八两银子的费用,因为这一项开支其实是以他们上学为名津贴给袭人、赵姨娘、李纨的,而她们三人本来就各有月银,不必再重复开支。探春说:“凡爷们的使用,都是各房里月钱之内:环哥的是姨娘领二两,宝玉的,是老太太屋里的袭人领二两;兰哥儿是大奶奶屋里领,怎么学里每人多这八两?”显然,这是一项重叠的支出。一经发现,探春立即做出决定:“从今日起,把这一项了了。”与此相关,探春还发现姑娘丫头们所用的头油脂粉本由买办统买,但由于经办此事的人“不是脱了空,就是买的不是正经货。”结果弄得半数人复又用自己的月钱去托人采买。探春在查清原因后决定,“饶费了两起钱,东西又白丢一半!不如竟把买办的这一项每月蠲了为是。”这两项蠲免虽对严重的财政困难只是杯水车薪,但毕竟能为贾府省—下一笔相当可观的费用,显示了探春敏锐的观察力和精明的理财能力。  

 

三、实行“包干责任制”,化“支出”为“收入”   

探春受到奴才赖大家的花园管理的启发对大观园实行“承包责任制”。

比起前几项来,这项“改革”才真正具有创新的意义。“承包”这个“新思维”是如何得来的?显然是受赖大花园管理的启示而来的。赖大原是贾府的奴才,后来凭借主子势力做了知府。这类由奴才到主子的人,由于受过昔日艰辛的煎熬,发迹后常能精打细算、勤俭持家。

赖大管理花园的办法给探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探春在参观赖大家花园后对众人说:“这园子除她们带的花儿吃的笋莱鱼虾,一年还有人包了去,年终足有二百两银子剩。从那日我才知道,一个破荷叶,一根枯草根子,都是值钱的。”赖大的商人头脑与经营才干震动了探春的心,使探春这一深受孔孟之道熏染的大家闺秀茅塞顿开。探春本不是宝、黛那样的浪漫型人物,且又正在“当政”持家,故能在感触之后迅速作如下推论咱们这个园子,只算比他们的多一半,加一倍算起来,一年就有四百银子的利息。若此时也出脱生发银子,自然小器,不是咱们这样人家的事,若派出两个一定的人来,既有许多值钱的东西,任人作践了,也似乎暴殄天物,不如在园子里所有的老妈妈中,拣出几个老成本分,能知园田的,派她们收拾料理,也不必要她们交租纳税,只问她们一年可以孝敬些什么。一则园子有专定之人修理花木,自然一年好似一年了,也不用临时忙乱;二则也不至作践,白辜负了东西;三则老妈妈们也可借此小补,不枉成年家在园中辛苦;四则也可省了这些花儿匠、山子匠并打扫人等的工费。将此有余,以补不足,未为不可。   

探春的这一主意,立即博得了李纨和宝钗的赞同。李纨对这种“承包制”作了更为简练的概括:“省钱事小,园子有人打扫,专司其职,又许她们去卖钱。使之以权,动之以利,再无不尽职的了。”

仅从形式看,这最后一句话所表达的,差不多就是现代承包制的基本原则了。循此思路,探春和李纨,宝钗又一道对“承包”的具体办法进行了商讨,最后敲定了这样几点:

(1)按类别划分承包对象;

(2)某人管某处,按四季除家中定例用多少外,余者可由承包人拿去生利,所得归已;

(3)承包人年终不用归账(理由是,若归到账房,则必受账房的管辖、捉弄与盘剥,若归到里头,则不免“这个多了那个少了,倒多了事”);

(4)承包人须在年终“拿出若干吊钱来”散与园中未承包的那些老妈妈(理由是:若承包人“只管了自己宽裕,不分与她们些,她们虽不敢明怨。心里却都不服,只用假公济私的,多摘你们几个果子,多掐儿枝花儿,你们有冤还役处诉呢”)。

那么,下人对此有何反应呢?当探春等人把承包园子的计划告诉被召来的众婆子时———众人听了,无不愿意,甚至于有的竟然说:“那一片竹子单交给我,一年工夫,明年又是一片。除了家里吃的笋,一年还可交些钱粮。”那一个又说:“那—片稻地交给我,一年这些玩的大小雀鸟的粮食不必动宫中钱粮,我还可以交钱粮。”而当众婆子了解到承包的优厚条件后,则更是备加振奋。众婆子听了这个议论,又去了账房受辖制,又不与凤姐儿去算账。一年不过多拿出若干吊钱来,个个欢喜异常,都齐声说:“愿意!”强如出去被她们揉搓着,还得拿出钱来呢!那不得管地的,听了每年终无故得钱,更都喜欢起来,口内说:“她们辛苦收拾,是该剩些钱粘补的。”这真是一举数得,皆大欢喜!

剩下的问题就是由谁来承包了。

经探春等人的研究决定,所有的竹子由祝妈承包,稻香村一带凡有菜蔬稻稗之类的由田妈承包;蘅芜院和怡红院的花草则由叶妈承包其余的地方“又共同斟酌出几人来”承包。至此,承包的计划算是落实到具体人头了。

探春对大观园实行的管理方案,就其实质来说是一种萌芽状态的“承包责任制”,其推动力确实巨大。因为她的这一举动,使大观园由单纯的“消费型”变成了既生产又消费的形式。这种改革在当时来说确实是极为难能可贵的,即使今天我们看来也是颇有新意的,是一种合理而有效的理财方法。   

 

四、出租土地,征收“货币地租”   

贾府是个“衣租食税”之家,收入除了俸银、俸米和恩荫赏赐之外,房租、地租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

贾府的土地剥削,除了实物地租外,还有一部分近乎货币地租的“折银”,这是他们最迫切需要的,因为在城市商业比较发达的情况下,他们只要手中有钱,就什么都可买到。有一年年底,乌进孝到宁国府来交租,贾珍对那大批的山珍海味、柴炭油米等“实物地租”反应并不强烈,而最能调动他神经的却是“货币地租”———银子。本来他算定至少也有五千两银子来,可事实上各项折银才有二千五百两。荣国府土地很多,却只有二三千两银子的货币地租,贾珍大为恼火,他说:“这几年添了许多花钱的事,一定不可免是要花的,却又不添些银子产业。这一二年里赔了许多,不和你们要,找谁去?”显然,一心是要钱,要银子,他们真是让银子给想疯子!贾琏说:“这会子再发三五万的财就好了!”这正代表着贾府主人们的愿望。贾府的主人们迫切希望多搜刮些银子,以弥补银库的巨大亏空,但却又很无能。

贾赦“不管理家事”,贾政也“不知理家”,贾珍“哪里干正事,只一味搞乐不了”,贾琏则是见了钱“油锅里的还要捞出来花”。他们都想不出捞取银子的办法。那“少说着只怕有一万心眼子”的王熙凤,在这方面倒比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有着更高的才干。   

 

五、高利贷   

王熙凤经常放高利贷牟取重利,大攒其私房体己,以满足自己永无休止的贪欲。第七十二回王熙凤和旺儿媳妇的谈话就说明这一事实。她说:“我真个还等钱做什么?不过为的是日用,出的多,进的少。这屋里有的没的,我和你姑爷一月的月钱,再连上四个丫头的月钱,通共一二十两银子,还不够三五天使用的呢,若不是我千凑万挪的,早不知过到什么破窑里去了!”这话是当着贾琏说的,可见她放债取息以供他们奢靡无度的花费,贾琏是知道的,但她放高利贷攒私房体己,却是对贾琏保密的,怕的是他“大着胆子花”。从贾琏和王熙凤房里放债取利的事,也可以推断其他房里的情况,只是作者没有一一去写罢了。   

其实,在作者笔下也流露出王夫人的放债活动。当贾府被抄后,贾政问贾琏说:“我因官事在身,不大理家,故叫你们夫妇总理家事。你父亲所为,固难谏劝,那重利盘剥,究竟是谁干的?况且非咱们这样人家所为。”贾琏回答说:“这些放出去的账,连侄儿也不知道哪里的银子,要问周瑞旺儿才知道。”王熙凤让她的陪房旺儿替她经管放债的事,周瑞则是王夫人的陪房,他在荣国府“经管地租庄子银钱出入,每年也有三五十万来往”,他经管的高利贷当然应该是王夫人的了,可见,她们姑侄两个是合伙经营高利贷的。作者只选中了王熙凤的放债活动,对王熙凤为攒体己而去放债的本钱,作者在书中特地作了这样的交代:一是克扣丫环们的月钱,一是预支和迟发丫环们的月钱。三十六回有这样一段情节:王夫人听到赵姨娘抱怨月钱没有按数给,因而询问起王熙凤来。王熙凤解释说:“姨娘们的丫头月例,原是人各一吊钱,从旧年她们外头商量的,姨娘们每位丫头,分例减半,人各五百钱,每位两个丫头,所以短了一吊钱。如今我手里给他们,每月连日子都不错,先时候儿在外头哪个月不打饥荒?何曾顺顺溜溜的得过一遭儿呢!”她似乎理直气壮的回答,博得了薛姨妈的赞扬:“倒像倒了核桃车子似的,账也清楚,理也公道。”其实,王熙凤是在撒谎,哪里是外头商量的?分明是她私自裁减克扣,拿去放债了。她说自从她经手发放月钱,每月连日子都不错,事实如何呢?第三十九回袭人和平儿有这样一段对话,袭人间道:“这个月的月钱,连老太太、太太屋里还没放,是为什么?”平儿见问,忙转身到袭人跟前,又见无人,悄悄说道:“你快别问!横竖再迟两天就放了。这个月的月钱,我们奶奶早已支了,放给人使呢。等别处利钱收了来,凑齐了才放呢。”一吊钱也捞,有个空就钻,这就是王熙凤所说的“千凑万挪”。就这样,她的体己钱不到一年就可以搞到上千两银子。李纨不禁惊叹道:“专会打细算盘,‘分金掰两’的,天下人都叫你算计了去!”由于王熙凤理财手法高明,巧妙地“调度”货币,很快就使货币由少到多,实现了货币的增值。   

 

六、典当   

《红楼梦》中所反映的典当活动,主要是通过那个“珍珠如土金如铁”的薛家体现出来的。世代皇商的薛家虽然在户部挂名支领钱粮,但其主要经济来源却是依仗各省的买卖、京都的生意,也就是在各处开设的当铺。书中曾几次交待过薛家在南边和京里都有“几家当铺”。他们可以随时从当铺里兑取银子,肆意挥霍。正是依靠着这种典当活动,薛蟠不但挥金如土,过着“斗鸡走马,游山玩景”的奢侈淫逸生活,甚至可以倚仗财势,几次平白地打死人。“他自谓花上几个钱,没有不了的。” 结果,先是贾雨村为了讨好“贾、王二公”,就真的“徇情枉法”,判给被害人冯家“许多烧埋银子”,胡乱地结了案。后来为了了结薛蟠打死张三的案子,薛家从当铺里兑取银子打发那些衙役、请刀笔先生,又向当铺取银五百两做衙门上下使费,然后“花上几千银子,才把知县买通”,于是,证人变了态度,书吏改轻了尸格,“知县假作声势”,定成了“误伤”,最后用银子换得了刑部一纸文书,薛蟠又得以逍遥法外了。   

我们再来看贾府如何进行典当活动。贾府好像既没有开当铺,也不需要拿什么东西去抵押,但《红楼梦》多次描写了贾府的人参与典当活动。比如,王熙凤为了攒私房体己,更多地搜刮金钱,竟然以干典当的勾当作掩护。第五十三回贾珍父子曾谈到了王熙凤典当的事,贾蓉说:“果真那府里穷了,前儿我听见二婶娘和鸳鸯悄悄商议,要偷老太太的东西去当银子呢。”贾珍笑道:“那又是凤姑娘的鬼,那里就穷到如此?他必定是见去路大了,实在赔得很了,不知又要省哪一项的钱,先设出这法子来,使人知道,说穷到如此了。”贾珍的话道破了王熙凤所耍的阴谋诡计,戳穿了她奸滑的本质。贾琏为发送尤二姐,向王熙凤要银子,王熙凤说:“什么银子?家里近日艰难,你还不知道?咱们的月例一月赶不上一月,昨儿我把两个金项圈当了三百银,使剩了还有二十几两,你要就拿去。”当真王熙凤穷得必须当金项圈来填补自己的日常用度吗?不是!这完全是一种欺骗,是为了应付贾琏那无厌的求索,为了迫使贾琏用最薄的仪式发送被她害死的尤二姐。   

《红楼梦》写贾府的典当,也是为了反映这个官僚地主家庭渐趋没落衰败的过程。贾琏曾在王熙凤授意下出面向鸳鸯借钱时说:“这两日,因老太太千秋,所有的几千两都使了,几处房租、地租,统在九月才得,这会子竟接不上。明儿又要送南安府里的礼,又要准备娘娘的重阳节,还有几家红白大礼,至少还得三二千两银子用,暂且把老太太查不着的金银家伙,偷着运出一箱子来,暂押千数两银子,支腾过去。”从这段话里可以看到贾府经济越来越紧张的情况,房租、地租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糜烂生活的需求,为了维持这种局面,他们只好拆了东墙补西墙,偷盗自己家里的东西出去典当了。但无论如何,典当活动在当时不失为一种有效的理财方法,客观上加快了金银货币的流通速度。   

纵观《红楼梦》中的财务管理的措施及理财方法,我们发现,《红楼梦》中处处闪现着朴素的现代理财观念,尽管有些财务管理方法早已作为封建社会的遗孤被历史所遗弃,但是其中的一些财务管理方法确实能为后来的财务管理者提供借鉴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