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千祥“新闻.信息.故事”三合一宽带网

新闻创造财富,信息改变生活,故事孕生力量......

 
 
 

日志

 
 
关于我

“大千祥‘新闻.信息.故事’三合一宽带网”站就象“自己”的家,一定有“您”想要的信息。本站常年法律事务全权代理人:施旭阳,浙江无双律师事务所律师。千祥是一个地处浙江中部东阳市的最南部的丘陵盆地边缘的古镇,它东与磐安县毗邻,南和永康市接壤,西依南马镇,北临马宅与横店。千祥, 古属兴贤乡,后又为四十八都。民国33年(1944),改千祥镇。解放初建乡,1958年为和平公社千祥管理区,1961年改称千祥公社,1983年5月复千祥乡,1985年5月改镇。2003年,撤销三联镇建制,与千祥镇合并。调整后,

网易考拉推荐

▓千祥人新视角:我和前大法官黄松有的一次交往经历  

2012-01-10 10:06:13|  分类: ▓千祥人新视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和前大法官

黄松有的一次交往经历            

  

                                


 

                            ▉王学堂▉

 

2010年1月19日河北廊坊中级法院对最高法院原副院长黄松有作出一审判决,认定黄松有犯受贿罪和贪污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沸沸扬扬已久的黄案终于有了一审结果。

从黄被双规开始,坊间颇有议论,以至于黄的涉案数额越传越大,黄的作风问题花案越传越靡烂,甚至于有些细节都活灵活现,好像写作人当时就在现场一样。

黄成了法官中的败类,甚至于有人将黄的落马与司法的整体沦陷相提并论,让人哀叹“法将不法矣”。

就我,一个前法官今日小公务员看来,黄的落马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同的。因为黄是作为一名副部级高官被双规的,比他大的有身为副国级的成克杰;比他涉案数额多的官员如天上点点繁星,数不胜数。如我所在不远的一个村干部刘子荣,就涉嫌挪用村集体资金近2400万元,比黄多好几倍。

但黄的落马仍然是司法界的重大耻辱,因为黄一度被认为是学者型法官的典型代表,“学而优则仕,仕而优则学”的良性循环标竿。

今日的学者型法官现在可不是个好称呼。中共河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曾在《光明日报》上撰文称:上世纪末到前几年,受西方法治理念影响,一些干警在执法办案中片面强调“坐堂问案”、“居中裁判”,不注重判前调解、辨法析理、判后答疑,致使不少案件“案虽结,事难了”(2010年1月10日第7版)。

可见,都是西方司法理念在害我们的人民司法啊。

 

闲言碎语不多讲,转入正题。

黄松友和我,一个是最高法院二级大法官,一个是最基层法院的三级法官,但我们仍然有某种联系。

因两起案件的需要,2006年1月4日我分别向人民法院报社公告部寄出公告费,根据邮政回单显示该两笔于2006年1月21日由该报广告公告部兑付。其中一案件已刊登于人民法院报2006年1月25日三版,我于2006年2月上旬收到上述报纸。因另一案件一直未见报纸,我于2月下旬打电话向公告部追问,其称没有收到文书底稿。

请问这种解释说得通吗?我是两份底稿同时通过传真发送的,可能只收到一份吗?另外,收到两份钱,只收到了一份底稿,承办人员是不是应该要电话询问一下(我们的底稿上都有联系人和承办电话),这是不是负责的态度?

三月下旬,我从法院网上查到该公告已刊登,上传日期为2006年3月7日,到当年的5月我和书记员都没收到报纸。因无法确定具体刊登日期,我于2006年5月26日分别打8XX508X8、8XX508X0、8XX508X0等电话号码,都没有人接;我于2006年5月29日打电话8XX508X0(该报公布的投诉电话),接通后一位男同志称肯定是3月7日之前刊登的,具体日期无法查。后来,他查了该汇款单据后称是2006年3月7日刊登的,我问他能不能给补寄份报纸,他态度很生硬,称没有多余报纸,请问这是事实吗?我不相信,作为一份发行量达几十万的报纸,难道连一份多余的报纸都没有,这是一种负责的态度吗?

人民法院报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份报纸,但对公告部的态度之差,相信基层法院的许多法官都有同感。我和我的同事都遇到过这种事,打电话不是没人接听就是接了也爱理不理,这个部门的服务态度严重败坏了该报的形象。

其实,对一般的民事纠纷,双方当事人都在本地活动,在人民法院报上刊登有何用?你看过那些密密麻麻的公告吗?增加当事人负担,又让法官受气,关键是没有用,这样的公告送达有何用?更为可笑的是:最高人民法院明确要求“法院公告一律由《人民法院报》统一刊登”。好笑至极。

出于气愤,我给该报社社长发了封信,可惜一个月了也没有消息;不得已,我只能向主管该报的黄松友副院长再次写信,希望领导能够过问一下,真正做到“公告专版服务审判”的目标。

黄曾经在当年4月份在我院一个法庭开业时顺路剪彩,我作为被参加的人物与他有一面之缘。就这么点联系,让我斗胆向他告状,因为他当时主管该报。印象中这也是我为数不多的告状经历中比较成功的一次。

2006年6月29日该报一位负责同志向我道歉。称黄松友在信上作了指示,该报社还组织了专门学习,并制定了好几条整改措施,表示将于近期向我赠送刊有公告的报纸。

这次投诉相当成功!

另外,我通过这件事,我还结识了一位朋友。

后来收到了一份意外的惊喜:我成了中国法学会会员。在此,出于对我王某人高大形象的保护,恕不详细说明。

黄事发后,媒体炒作之下,黄给公众的形象似乎除了依法受贿就是搞花案,但我始终认为:在这件事上,黄还是作了些实事的,特别是履行了一些职责之内的工作的。

人无完人,黄犯了罪是事实,但他做过有益的工作应当也是事实。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