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千祥“新闻.信息.故事”三合一宽带网

新闻创造财富,信息改变生活,故事孕生力量......

 
 
 

日志

 
 
关于我

“大千祥‘新闻.信息.故事’三合一宽带网”站就象“自己”的家,一定有“您”想要的信息。本站常年法律事务全权代理人:施旭阳,浙江无双律师事务所律师。千祥是一个地处浙江中部东阳市的最南部的丘陵盆地边缘的古镇,它东与磐安县毗邻,南和永康市接壤,西依南马镇,北临马宅与横店。千祥, 古属兴贤乡,后又为四十八都。民国33年(1944),改千祥镇。解放初建乡,1958年为和平公社千祥管理区,1961年改称千祥公社,1983年5月复千祥乡,1985年5月改镇。2003年,撤销三联镇建制,与千祥镇合并。调整后,

网易考拉推荐

▓你不理财,财不理你:“妻税”与法有据?“月饼税”与理不通  

2011-11-17 10:44:30|  分类: ▓你不理财,财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妻税”与法有据

            “月饼税”与理不通  


                                          ▉马光远▉

 最近,有两则税收方面的消息备受关注:一是婚姻法司法解释出台后,一些夫妻担心离婚后“净身出户”到房产部门“加名”,结果税务部门要对婚前房产的“加名”行为征收契税,被网友戏称为“加名税”或“妻税”。目前,南京、成都、青岛、泉州、苏州、无锡、武汉等城市,都明确表示要对婚前房加名征收高达3%或4%%左右的契税;二是一年一度的中秋即将来临,税务部门明确表示,按照《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各公司中秋节所发放的月饼确实在缴税范围内,有网友戏称,要将单位发放的月饼切出一小块甩给税务部门纳税。

 将这两则消息放到一起,就会发现,尽管上半年,全国财政收入出现了近30%的增长,远超GDP和居民收入增长的幅度,但税务部门的行为似乎告诉我们,税务机关并不满足于上半年的增幅,仍在想方设法挖掘潜力,甚至连月饼和夫妻房产“加名”这样的创收“细节”都不放过。然而,这样的“创收”行为,真的如税务机关所言,法律上有据,情理上站得住脚吗?

 首先聊聊“妻税”。在婚姻法新的司法解释出台之前,关于夫妻房产的加名,以及财产分割行为,一直和契税相关法律所规定的不动产权属的转移并无太大的关系,而实践中对于夫妻一方购买的房产,如果要在婚后加另一方的名字,只需支付很少的工本费即可,并没有严格将其界定成“赠与”行为而征收房产税。这样的执法实践,不仅符合中国婚姻的传统,而且,也有利于夫妻婚姻的和谐和对男女家庭分工的认可。考虑到中国婚姻家庭里,大多数情况下男方买房,女方更多承担照顾家庭的事实,这样的生硬界定的确不利于维护女方的权益。从而引发了大家纷纷“加名”的行为。而对于这种“加名”的行为,如果税务机关不具体分析,格杀勿论全部征收“契税”,貌似合法,但事实上没有考虑到以上种种的事实,不利于家庭的和谐和社会的稳定。

  以婚姻法司法解释中涉及房产权属界定的几种情况为例:一是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视为只对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与,该不动产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其实,这个规定并不意味着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资购买的房产就一定不是夫妻的共同财产,夫妻双方,或者出资的父母可以明确约定房产属于夫妻双方的财产;二是夫妻一方婚前签订不动产买卖合同,以个人财产支付首付款并在银行贷款,婚后用夫妻共同财产还贷,不动产登记于首付款支付方名下的,离婚时该不动产由双方协议处理,不能达成协议的,人民法院可以判决该不动产归产权登记一方,尚未归还的贷款为产权登记一方的个人债务。这条司法解释更是规定的很清楚,房屋产权的归属可以协议,如果协议属于共同财产,在房产证上加名的时候就不应该按照什么赠与进行征税。 因此,我们认为,税务机关对于涉及夫妻房产的“加名”行为,不应该笼而统之的认定为“赠与”而趁火打劫,进行征税,不仅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对于夫妻双方已经约定,属于夫妻双方共同财产,应该遵从夫妻双方的约定,而不是在司法解释引发大家恐慌的同时,税务机关自己却不请自来,给和谐家庭再添一堵。 同样的,对于月饼税,我们发现,税法只是针对企业员工,而没有针对行政和事业单位。比如,按照税务部门的有关规定,企业给职工发放的节日补助、未统一供餐而按月发放的午餐费补贴,应当纳入工资总额管理,对月饼征税的依据就是这个规定。但事实上,中秋节发月饼的,恐怕不只是企业,众所周知,行政事业单位,更是不少发,只对企业的月饼征税,而对行政和事业单位放一马,行政事业单位,不管在月饼的档次上,还是在房补、饭补、交通补助等方面,恐怕比一般的企业要高很多,但税法似乎和这些人并无关系,这样的歧视性规定,要说让老百姓没意见,恐怕也不现实

 记得曾任法国财务大臣的巴蒂斯特·科尔贝认为:“一位好的税务官应该把征缴税款当作拔鹅毛(那个时代鹅毛的用途肯定很大),登峰造极的手法是既能揪下最多的鹅毛,又能把鹅的痛苦叫声压得最低。”话说的虽然通俗些,但道理却是极合理的。以此来看,“妻税”和“月饼税”一开征,民间哗然一片,合理性荡然无存。正如亚当斯密所言:“毋庸置疑,无法无天的征税,不管是战时还是平时,不管是征收国民财富的一半还是两成,皆为人民的反抗提供了正当的理由。”“妻税”和“月饼税”只是一个小的税种,在中国近10万亿的财政财政收入中不值一提。然而,这样的政策引发的显然是大家对于目前税负的不满。

  我们一再表示要改革收入分配,要平衡国与民的收入分配格局,要使居民收入的增长和财政收入的增长同步,然而,在财政收入的增速远超居民收入增速近3倍的情况下,依然见缝插针的连月饼和夫妻房产加名都不放过,恐怕谁都不会相信,居民的收入能和财政收入同步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